不是羽毛

老公:韩文清

武力压制2

其实游戏里再怎样杀人如麻运筹帷幄,也免不了现实里的七情六欲柴米油盐。

今天轮到顾杀手下厨。

顾杀手比平时早了半小时下线,超市买菜。两人份的菜简单来说也就三菜一汤。顾飞从超市回来,自觉的走进厨房,这时他的同居人准时转动门锁,走过去,当然他不是来帮忙的,这叫“给劳动者的福利——我空前绝世的容颜。”看着我做。(误)

在历时一个小时的烹饪期间,顾飞险些手滑五次,甩手不干三次。最后身为功夫家的自制力很好地发挥作用,避免了一次惨绝人寰的暴力恐怖家庭杀戮事件。

“厨艺不错,今天买的酒更好喝了”韩家公子看着桌上的菜菜汤汤,倒酒。

“三杯后吃饭”

“你管太多”

“又不是小孩子,还不懂照顾好身体”

“顾老师教育人的瘾又犯了?”

“是啊,犯的厉害,你是要请家长呢还是接受老师教育”

“不知道家长怎么请?”

“吃完告诉你怎么请”顾飞不容拒绝得拿掉公子手里的酒瓶,只留下一碗白饭推人面前。

饭肯定是要吃的,韩家公子可是个爱护身体的好酒鬼,虽然酒没喝够有点难受。

只有同居人正常吃饭的时候,顾飞才会有种世界和平,我爱生活的幸福感,平常斗嘴虽然有点乐趣,天天斗心再大也会累的。

顾飞也不明白为什么别人家的同居可以如胶似漆恩爱缠绵,轮到自己,K SIZE大床也不是买不起,豪华鸳鸯双人浴需要的话造一个也没什么问题,但用到同居人身上,幻想一下都觉得不可能。大多的时候情欲有,情趣好像怎么都不对。和韩家公子之间的互动光带上脑子是不够的,更多的时候逻辑道理通通用不上,暴力解决一切。韩家公子耻笑其进化不全,可身体都快烧着了谁跟你慢条斯理的说上段风花雪月,问你爱草莓味还是巧克力味。


共同生活了许久的两人都不太懂得什么叫不作不死的奥义,比如韩家公子不会因为顾飞在就不饭后喝酒,顾飞也不会顾及韩家公子的洁癖,在刚收拾好厨房后动用武力把人拖到卧室。

被人毫无预兆的打断乐趣是很糟心的事,韩家公子的低气压瞬间铺满整个空间。

"保暖思淫欲,禽兽。"空气的低温在衣服被剥光的时候感觉异常明显,韩家公子不会因为衣冠不整就放弃语言暴力。
"顾老师,平时不教学生行止于礼吗"
"我教体育的" 顾飞显然也不会因为小小的挑衅就荒了正事,最后一件内裤被毫不犹豫的扯了下来。
身下的人一丝不挂也没有半点局促,顾飞好整以暇的看着韩家公子,从头到脚不漏分毫。
"你有反应了"在自己注视下有反应,这个认知让顾飞十分愉悦。
"废话,视奸够了没,顾老师"特意加重对方职位的称呼,是他们之间固有的情趣。
顾飞理都没理故意的挑衅,伸手握住微微硬挺的部分,上下套弄了几次,连同下面的囊袋轻轻搓揉。
武者手心的纹理在这种时候被感官无限放大,下身每一份热度都是从对面那人掌心窜流过来,仿佛提前读条了电流墙壁,滋滋啦啦的干扰着脑内的理智,再反映于语言,只剩不着调的呻吟。


TBC。
————————————————————
我还记得要写肉,别人的肉都很美味。自己写没情。欲。

评论(6)
热度(33)
©不是羽毛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