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羽毛

老公:韩文清

香气

老韩振我!!!!!!!!!!!!!!!!!!!!!!!!!

——————————————————————————————————————

 

 

叶修身上有股特殊的香气,方锐心里一直很奇怪这种香气是从哪里发出来的,手腕?

 

细细舔咬过细白的手腕,凑得这么近,使劲咬一口,香气好像浓烈了一些,是从动脉发出的?

 

“方锐大大,你拉我过来,关门拉窗就是让我给你啃一口。”叶修衣着整齐地坐在方锐的床上,低头看着方锐大大像寻求真理一般,仔细舔自己的手腕,舔一舔,嗅一嗅。

 

方锐闻声抬头看了叶修一眼,嘴角还残留着丝丝唾液,细舔过的手腕晶晶亮亮地映着方锐的侧脸,连眼底都是晶亮的光。

 

一只看到美食的兔子。

 

“噗!”叶修被自己的联想惹得笑出来,方锐是只兔子也是只能吃了自己的兔子。

 

“叶修,你很香,特别香,你这么香,我真担心……”

 

“担心什么?”叶修好整以暇地凑近方锐,眼神专注地盯着他的嘴角,在后话出来之前,封住出口,动作精准。

 

一瞬间地粘膜接触濡湿,方锐觉得香气又浓烈了一些,从叶修的唾液里散发传染到自己的口腔,沿着管道流转在自己鼻息之间。

 

叶修满意地看着沉醉的方锐,舌尖稍稍后退,绵长一吻,情趣四散开来。

 

叶修抽出被方锐环抱住的双手,修长白皙的手指缓慢地解开领口第一粒扣子,右手稍微拉了拉衣领,露出一小截脖子,又嫌不够直白一般,右手手指抚上露出的脖颈。

 

“方锐,这里,更香。”

 

言语带来的躁动,让方锐的嗅觉更加敏锐,神经系统放佛受到教唆一般,不断告诉自己“那里更香。”

 

舌尖带着空气中的湿度粘在叶修脖颈的皮肤上,丝丝凉意在触到的瞬间蒸发,热度随之而来,伴随着颈动脉的颤动和刻意掩盖在喉咙间的呜咽。方锐盯紧那一块皮肤不停辗转吸吮,执着又迷恋。单纯的疼痛和些许瘙痒掌控在方锐的唇齿之间,客场作战果真容易失了先机。

 

身体的燥热让叶修发出不满的哼哼,难耐地想要翻身,腿脚刚要伸展就被方锐压制下去。隔着牛仔裤的硬度,方锐牵着叶修的手指引导慢慢摩擦腿部,慢条斯理地抚摸延伸。大腿内侧受到更为优厚的待遇,手把手一样地抚摸,自||渎一般地搓揉,羞耻心伴随快感膨胀。

 

“唔……方锐你放开……”叶修觉得自己脖子那块皮都要被撕下来了,这人还一副没完没了的架势,还做不做了。

“呵~”方锐终于忍不住嗤笑 “不放,叶修,你是我的。无论是这里,还是这里。”

 

“唔~”被突然伸进内里的手指抓住要害部位,叶修不禁被快||感逼得抽气,已经湿透的顶端被黄金右手一撸,又冒出更多黏液,湿哒哒地黏了方锐一手。

 

“叶修,你这么湿,还让我怎么放手”方锐说着拉开遮掩住美景的内裤,浸在情||欲里的器官湿滑又美味,颤巍巍地散发香气,方锐终究忍不住一口含住,舌面沿着柱身舔弄,周围的粘液悉数被卷入口中,整个口腔都蔓延着叶修的气味,香甜可口,连耻毛里滴落地粘液都被照顾周到。下半身的快||感升腾地过于厉害,叶修绷住全身肌肉,腰部不自觉地抬高,跟着方锐吃舔的节奏,一股股释放在方锐口中。

 

疏泄过一次的叶修慵懒又无害,毫无自觉地散发让人香醇的气味,激得方锐恨不得立刻扑过去将他拆吃入腹。

 

叶修淡淡地看了一眼如狼似虎盯着自己的方锐,有点好笑,恋人现在的身体状况他实在太理解了。方锐对自己气味的执着程度早就让叶修摸清了挑||逗要点,被情||欲蒸腾之后的肉||体是最香的,这是方锐喜欢的做||爱方式,在香飘四溢里用尽美味。叶修指尖带着热情的温度,在方锐的视线里挑开严整的裤扣,露出早已蓄势待发准备饱餐一顿的物事。叶修带着狡猾的计较舔湿唇舌轻轻一吻,最后一点火已经开始燎原。

 

“来吧”叶修笑笑自己主动躺平,四肢大敞等着恋人的拆吃入腹。

 

兔子方在送到嘴的美味面前,放开拳脚化身为狼,理智被撕扯扔下,只剩肉||体不断撞击拍打。

 

 

评论(3)
热度(3)
©不是羽毛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