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羽毛

老公:韩文清

微甜

叶黄的CP暖的人只想写肉,哈哈哈不对,真的不对,好羡慕LOF上其他写出很暖剧情的作者,好厉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熟悉的房间,身侧传来平稳的呼吸声,黄少天心里计算时间,现在大概是凌晨2点半左右,仔细听能听清身边人沉稳的鼾声,这个时间段是算深睡眠还是过了一个深睡眠节点呢,黄少天十分不确定,心理侥幸的相信,叶修睡得很沉,毕竟2点多了,黄少天绷紧的神经和大腿内侧至于全身都处于一种十分紧张消耗的状态,侧卧的姿势,左手使劲拉紧周身的被子,使得自己侧卧的身体有足够的空间,右手嵌在双腿中间,握住早已蠢蠢欲动的茎///身,缓慢的抚摸挑弄,熟悉的酥///麻感从手指的动作中一分分传到身体各个角落,快///感直逼大脑,右手不自觉加快了动作,左手在理智的催使下被子抓得更紧,隔断着和同床人之间的距离。几厘米的距离,叶修身体和黄少天没有直接接触,缓慢而克制的撸///动能不能传到叶修那一边,黄少天不知道,理智说一张床一条被子,被感知的可能性说没有都是假惺惺,快感说叶修睡得很深,快感只有这一个蒙骗自己的理由吗,简直不像话,但是黄少天停不下来,他快被自己只能缓慢的撸///动逼疯了,想要更加粗暴一些,让快///感速度受死,结束这场羞耻疯狂,但是叶修他在这。

 

所有的动作都止于叶修在这,黄少天暗自呼出一口热气,平复躬紧的腰背,手指放慢,快////感在静止的瞬间被逼回去,只留下颤巍巍的粘////液宣告虐待。黄少天抽出右手,不断脑内说服自己,放弃这个无耻的念头,但是全身上下的细胞都在抗议,所有的空虚感都集中在一起表达不满,都说夜晚是人心理防御力最低的时候,黄少天败在了这个夜晚,该死的黑暗里。

 

豁出去之后的黄少天本着叶修不会被吵醒的心理暗示,不断加快手中动作,粗鲁地撸///动茎////身,逼得快///感不断朝身体拍打过来,幻想着那人黑色的瞳仁专注地盯着自己,盯着不断充血勃////起的柱身,不断被精////液沾满的双手,黄少天在他的眼中异常清晰地扯动茎///身,抠刮前端孔穴,在囊/////袋之间搓揉,被喷发的欲望折腾的呼吸困难,他不自觉张口伸出舌头,想象着那人同样忍受不住一般伸出舌头过来舔///弄纠缠,把口腔精////液从舌尖一点点推过来,手指也顺势握住黄少天的前端帮助一起撸////动,修长的手指只是堪堪碰触到就足够把黄少天扯进最后的快////感浪潮中。黄少天身体在温暖的被窝里颤抖着,微张的口唇小心描绘幻觉中人影的轮廓“ 叶……修”。

 

晃动的床上,有悉悉索索翻身的声音,被子因为动作被拉扯了形状,空气钻进被窝,身后的人看着沉浸在快////感中的黄少天,对周围一点感知都没有的黄少天,喊着叶修的黄少天。

“少天”叶修用尽量不吓着黄少天的声音低低地喊着,伸手搭上黄少天的腰腹,往下摸到刚刚结束一场性////事的地方,黏湿湿的一片。

“想着我做这么舒服吗”

“叶修,你……醒着?”黄少天在叶修出声的一瞬全身僵硬着连手都没收回来,保持最后的动作一动不动,脑子一片混乱,到底是期待被发现还是害怕,黄少天不清楚,他和叶修本是朋友,这种暗恋什么时候开始的他自己都算不清楚,反正不知不觉在幻想中的人就从对象A变成了活生生的叶修,在情//事里叶修的轮廓被不断清晰化,看得越清楚给黄少天带来的快////感就越强烈,最终黄少天放弃了抵抗,接受了喜欢叶修这件事,但是朋友关系的平衡点一直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这场暗恋需要被打破,那么这次叶修来蓝雨,就是最佳时机,黄少天主动邀请叶修住进自己房间,与叶修同床共枕,然后再次挑战对叶修的渴望。

 

“开始是睡着的,你……动作太大了”叶修依旧用不徐不缓的声音在黄少天耳边磨蹭,手下也慢条斯理地细细摩挲黄少天的右手,从拇指到尾指一根一根细细描绘,粘的手指也跟着黏腻湿滑。

“少天你这里都湿透了”沾着滑液的手指在刚刚疲软的地方不停画圈摆弄,黄少天本身绷紧的神经在暗恋对象的手技下溃不成军,连抑制的喘息都漏了出来,在被快///感占领高地前,黄少天果断抓住不断点火的罪魁祸首,两情相悦和气氛驱使是不一样的,黄少天十分清醒,他需要叶修的答案。喜欢就痛痛快快地来一发,不喜欢自己洗干净去队长那借宿一晚,想来也瞒不过喻文州。

 

“叶修你等等,我们需要沟通一下”黄少天简直不知道该如何理清思路,他转过身盯着叶修,就算被当场抓获,反正夜太黑叶修也看不清他脸上的潮红,虚张声势一向是战场上厮杀的首要战术手段,首先先让叶修明白自己喜欢他,然后再让叶修明白自己很喜欢他,想和他上床的喜欢,黄少天默默在心理计算告白步骤,“我喜欢你”和“我爱你”哪个更能表明心迹。

 

“沟通你喜欢了我几年?”黄少天清晰地看到叶修眼睛里有一点点光随着笑声跳出来,他被这一句话噎得无从反驳,几年?这要追溯起来可以说从相遇那一刻就认定了你一般狗血。

 

“……卧槽叶修你让不让人表白了,是呀我喜欢你,肖想你很久了,睡觉的时候都能梦到你,梦到你都在这样那样对你,手规矩点”在别人努力表白的时候还意图不轨,叶修果然还是老不要脸。

 

“我知道”

 

“你怎么知道?”

 

“剑圣大大,你的喜欢就只有你自己太没自觉了,哥都懒得揭穿你”叶修还记得苏沐橙在几年前说的那句“黄少天好像特别喜欢吵你”,喻文州也心脏地说过“少天的心里可是十分欣赏前辈的”,一个个都暗示地这么明显,真当当事人不知道。

 

“那你还跟我睡一间房,叶修你怎么想的,你要是敢说不喜欢我,我现在就强办了你”黄少天周身一瞬间散发出明显地雀跃与得意,叶修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呵,少天,你得意起来的样子挺可爱的” 可爱到想要亲吻,叶修蹭蹭依到里黄少天更近的地方,轻轻吻了下黄少天的嘴角,发下今晚最甜的糖“少天,我爱你。”

 

 

评论(4)
热度(31)
©不是羽毛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