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羽毛

老公:韩文清

温水教学-02

改了下文名,为什么要改呢,因为之前的名字是随便写的,现在这个基本被定了走向。

此文的主旨在于让漂流追御天,这是重点,嗯,我努力不坑。谢谢催我文的同学。

 

注:江姓是私设。

————————————————————————————————

 

高三生活如同挺尸在高一的喧闹和高二的奋战里,目标理想都渗透着半知半解,堆积如山的卷子强行掰开学生的脑子灌输现实与未来。御天的成绩在学校只是中等,每次的模拟考也只能堪堪擦边重点班的及格线,但也从未落下,班主任例行同学生会谈,做教学辅导,不止一次跟御天说要好好再努力一把英语,甚至直接跟英语老师打招呼要求好好照顾,这是关系普通二本与重点线的坎,必要的话可以试试家教。

 

御天低头仔细回忆一星期以来自己的英语卷面分数——跨不过去的90分。被家教频繁刷屏的御天晚上回家第一次见到了此生最不想见到的家教老师,御天妈妈十分热情地拉着御天进屋,放佛给儿子找到了一个终身伴侣如意儿媳,“如意儿媳”笑靥如花立在一旁,等待被介绍。

“小天啊,这就是昨天跟你说过的楼上王阿姨家请的老师,我特意请来给你先试试讲课,老师姓……?哎,还没问老师贵姓”

“阿姨您客气了,我姓江”江姓老师礼貌回话。

“哦,江老师你今天晚上就在阿姨家吃饭,先认识认识,再看我家小天能不能教,小天就英语不大好,老师都这么说,这马上高考了,不下点功夫不行。哎?小天你怎么一动不动”

“妈,先吃饭吧,我饿了。”再被盯下去,御天不能保证自己还能在老妈面前保持乖巧儿子的形象,御天妈妈想着儿子学习辛苦,赶紧拉着老师一起进屋摆弄桌椅,端菜盛饭。

 

饭桌上,御天妈妈时不时和江老师讨论现在高中学习的紧张和家长的辛苦 ,两人相谈甚欢,御天妈妈对这位江老师越发满意,教学质量那是有楼上事实保证过的,现在看来小伙子还礼貌谦和,这般好榜样给自己儿子做家教实在是放心,饭后御天妈妈笑呵呵地打发儿子带江老师进房学习,自己哼着调子收拾饭桌。

 

“怎么是你?”关上门就要谈正事了。御天阴沉地看着眼前还笑嘻嘻的人,看着就恶心,漂流这两个字只要想到就能起一身鸡皮疙瘩。

 

“凑巧是我,你不用这么芥蒂,不愿意可以和你妈妈说”漂流随意打量所在的房间,一点都不在意御天的防备,高三学生的房间只有简单的床和一桌子的书,很简洁,倒是有些意外,和想象不一样,意外地沉稳啊这小孩。

 

“不过既然你妈妈请我吃了一顿饭,我也不好白吃你的,今天的英语卷子拿来,我给你讲讲。”

 

漂流摆出一副老师的姿态,公事公办一点都没有继续叙旧的意思,御天无论在现实里有多少意外,但这小孩在游戏里那股不愿服输的个性也绝不是假的,傲气藏在骨子里。漂流无所谓的态度激得御天也不好继续纠缠,随即也拿出学生的样子,说完赶紧走。

 

(此处省略一切which、what、that,以及语法句式)

 

被魔音穿耳了一小时的外文,御天的防御力也回到了正常值,认真与语法较真。

 

“其实英语这门课程,多背单词,语法其实很简单,主要是看清句式结构,像这里,这个虽然看起来是一整句,但是其实是修饰前面这个主语he的”

 

御天看着被分解划分的句式,似乎不难。

 

“这个我多教教你就懂了。”漂流拿笔尖又在主语的地方重重地划了一个圈,信心十足。

 

“嗯。” 被圈住的he看起来很好懂,御天豁然开朗。

 

“那么,今晚就到这,我周三和周五晚上过来,从7点到9点。”

 

“什么?”怎么哪里不对。

 

“我去跟你妈妈说家教的事”

 

“我什么时候答应你做家教了?”

 

“我说的不好懂?你对我的能力有意见?还是你怕我?”漂流低头看着御天,还是那副漫不经心无所谓的态度,放佛真的只是在争取一份家教。

 

“谁怕你。”御天蹭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身高差也不能阻止目光超越漂流。

 

“那么就这么定了,对了,以后你还是叫我江老师吧,小天。”

 

“不许你叫我小天。”昵称可不是被随便叫的,要是叫顺口了,以后在游戏里遇到,还怎么上去砍人,气势都不对好嘛。

 

“那么我该怎么叫你,御天神鸣?哦,你妈妈问起来,我就只能说御天神鸣昨晚还在游戏里对我喊打喊杀。”

 

“你……”御天被气死了,这人简直比公子还可恶,虽然公子已经很可恶了,但是现实里还这么可恶的真不愧是第一敌人漂流,恶心透了。

 

“放心吧,我在你家就是你老师,不是漂流,希望你也能这么认为。” 漂流知道只有公事公办才能维持现有的平衡,留下来才会有变数,一个称呼改变的也是一段关系,漂流和御天神鸣那个关系只存在于平行世界。

 

漂流转身出门,客厅里御天妈妈正在追最新的伦理电视剧,见漂流出来才发现已经9点了。

 

“江老师,教的怎么样,小天学习还好吗?”

 

“阿姨,小天英语学得很快,只是一些语法不大清楚,多教教就好了,他很聪明。”江老师对待伦理剧爱好者很有心得,礼貌与夸奖并重,说的御天妈妈十分宽心。“关于家教的时间我已经跟小天确认好了,每周两次周三和周五”

 

“那就麻烦江老师多费心,以后来我家就直接在这吃饭,阿姨给你多做好吃的。”御天妈妈乐呵呵地放下了悬着的心,两人互相寒暄了几句,御天妈妈送江老师出门,看着年轻人渐渐消失在黑暗里的身影,御天妈妈暗自感叹这次是捡到个宝了。

 

几天前,因为不远处新开了超市,为了赶打折促销御天妈妈一口气买了不少,拎着几袋子东西进小区刚好碰上个年轻人,看起来像是附近大学生的样子,手里还拿着几份卷子,大概是哪家请的家教吧。年轻人急匆匆地走近,礼貌地喊了阿姨,然后就说要帮忙拎着,两人闲话间才知道是楼上王阿姨家的家教,而且教的是英语,那家的孩子自己知道,英语确实也被王阿姨日间里愁着唠叨了几次,因为自己儿子英语也是短板,御天妈妈便留意了人手里的卷子,卷面上圈圈画画标注得密密麻麻,这样的细心还真是尽心尽力。自此后也就上了心,这下看来倒真是找对了人。

 

 

评论(5)
热度(24)
©不是羽毛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