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羽毛

老公:韩文清

理智型浪漫

乐乐生日没赶上,看了@毛利波特桑   太太的贺图,被韩式温柔萌出一脸血,我的CP观就这么不稳了,虽然我写的比较杂,但是我的本命确实是老韩无误,好想老韩跟我表白,真的,想到哪天说不定写韩我韩的地步。老韩的温柔一定是行动先于意识的,所以就写了一下这个冷死人的CP。

 ————————————————————————————————————

面前的人看着他微微笑着,车窗缝隙里透进的空气吹地她鬓角的发丝都带着温柔的气味,张佳乐有点不能释怀,试图从蛛丝马迹里证明自己还活在现实,然后他抬头就看见后视镜里紧蹙的眉眼,让人神经一震的现实。

张佳乐忐忑地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在左侧温柔的目光中拉出稳重的张新杰。

 

— 张副队,队长他妈喊我一起吃饭

发出去怎么觉得哪里不对,卧槽

— 阿姨很好客,好好表现

不愧是稳重的张新杰,没有误会,张佳乐仔细看了看后缀的四个字,不知道韩家饭局是要如何表现。

张佳乐整了整脸上的表情,装出中年妇女都喜爱的乖乖少年模样,迎接韩妈妈温柔的目光。

“阿姨您好,我叫张佳乐,您可以喊我乐乐。”

“文清也这么喊你?”韩妈妈微笑着询问

“啊? 队长他……队长没,不,喊我全名。”张佳乐一时没从这问句里找着逻辑和跨度。

“哦,今天没见着新杰啊”韩妈妈转头又望着后视镜的方向问自己儿子。前面的红灯亮了起来,韩文清稳稳地踩了刹车,车内没有半点颠簸。

“新杰今天回家”

韩文清每周休假都会回家陪父母吃饭,母亲是文艺工作者,平时看起来温温柔柔地,但是韩文清知道自己的个性多半是遗传母亲,认真并且固执,让人天生不敢违逆。韩文清在绿灯亮起来的几秒中深深看了一眼坐立不安的张佳乐。

张佳乐第一次来韩文清的家里,虽然是在半途遇到被拉着来做客的,但是空手上门还是让他有点尴尬,恨不得跟着韩妈妈一起去厨房帮忙,被韩妈妈一句“厨房可是未来儿媳的宝地”给堵了出去,无所事事又不敢对上韩文清黑得跟什么一样的脸,张佳乐深深后悔自己放假没事怎么就不乖乖当个宅男在家打游戏睡觉,跑下去买什么冰淇淋,被逮着个正着。现在他要眼睁睁地看着韩文清给他倒了杯水,坐他对面盯着他,天色再晚点,他觉得自己就要招供前几天帮叶修打副本的事了。

“队长,我想起来,大孙喊我下午竞技场,我还有事,要不你跟阿姨说一声……”

“孙哲平?你和他还经常联系?”

“啊?没,没,我就突然想起来,不打也没关系。”

“嗯。那就留下来吃饭吧”韩文清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转身到厨房跟韩妈妈说了句什么就出来了。

“走,我带你下去逛逛,吃饭还有一会。”

韩家在一个普通小区里面,看起来有些年头,没有新小区那种特别精细的服务设施和安全监控,却到处都是邻里的热闹和人情味,张佳乐终于在一声声喊人回家吃饭的吆喝声中缓和了自己的紧张心情,变身平时的蹦跶少年。韩文清和他并肩走在小区里,从这栋的花草旁走到下一栋,带着夏天的温热和嘈杂走出一股平静安稳。张佳乐想自己也在Q市买栋房子算了,想着也就随口说了出来,韩文清闻言只是稍微看了他一眼,说挺好。两人没说多少话也走了许久却半点没有生疏的感觉,理所当然地持续着沉默。

半路张佳乐还去超市买了根冰淇淋,报下午被喊来吃饭的仇,他恨恨地撕开包装纸,想象着叶修的脸毫不留情地扔进垃圾桶,觉得特别舒爽,然后安心地一口咬了半根,冰淇淋在夏天的燥热中没坚持多久就滴滴答答沾了一手,他也没多在意,韩文清看着不停在眼皮底下晃荡的手指,天气热的不像话,连同张佳乐也是。

“我带你去洗手。”韩文清脚步一顿,不容分说地拽起张佳乐的手,触感黏腻潮湿,还有从指尖传来奶油的香气,充斥着所有的感官神经,让他不得不加快脚步。张佳乐被拉得不明所以,也没说自己带了纸巾,下意识地跟着韩文清,盯着被拉着的手,好像姿势很不对。

小区大门口有个喷水池,韩文清握着张佳乐的手伸到喷洒的水流下,一点点用指腹擦拭沾了奶油的手指,洗得细致讲究。张佳乐终于在这些细致里缓过神来,耳尖慢慢地随着水流的冲洗烧了起来。

“队……队长”张佳乐看着被握着的手不知当抽不当抽,放佛这手已经不是自己名下的了,定定地问了一句“我能擦一下吗?”

“嗯”张佳乐听到韩文清应了一声,然后从口袋里拿了包纸巾,看他顺势抖开纸巾包着自己的手又细致地擦了每根沾水的指尖,张佳乐目瞪口呆地看着纸巾,放佛那是外科技,没见过世面似的。

“队长,你也用纸巾啊,呵呵,我们还用一个牌子,呵呵”韩文清不可置否地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就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放开握着的手,继续蹙着眉头逛小区,就跟这只是个无关紧要的插曲一样没放在心上 ,但是张佳乐显然把它当成主题曲了,走着走着就要哼哼,循环不出去,这是什么意思!!!!!

躁动不安的张佳乐在六点的时候被韩文清领回家吃饭,韩爸爸因为出差并不在家,韩妈妈依旧温温柔柔的样子张罗着布菜,问着一般会问的家里长短和出身八卦,张佳乐一板一眼汇报得面面俱到。

饭后张佳乐拼命婉拒了留宿的邀请,韩文清也突然想到明天要加练,两人一起回去,张佳乐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感受身边人的强烈存在感,几次想问出口的话在夜间明明暗暗的灯光里迷迷糊糊最后只剩满身倦意,不知不觉睡了过去,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住处,韩文清还是一动不动地坐在旁边,没有出声叫醒的意思,张佳乐看着时间已经到了十点,睡了一个小时。

“队长?”

“醒了?”韩文清望着张佳乐,望着睡乱的头发和满是疑问的双眼说“张佳乐,等我们拿到冠军,你就在Q市住下来吧”

 

 

评论(1)
热度(37)
©不是羽毛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