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羽毛

老公:韩文清

舟泛河上

【1】蓝河和系舟是大学同学,才认识的时候两人关系说好不好说坏不坏的,让蓝河自己解释大概就是同学样,见面打招呼,没事不联系那种。蓝河至今也想不起来什么时候突然就变成别人说的那样形影不离肝胆相照了。说到系舟这个人,蓝河说"第一次见面是班级自我介绍,那个人一脸平静走上台,语气平缓的说大家好我叫系舟就下去了,直接无视班主任班会前强调不许三段结束的话"总之就是平静,有种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架势,这要是在古代那也是一代大将的优良品质啊,蓝河有点羡慕。羡慕羡慕着就不自觉的关注这个人,话不多,但也不像枪王那样半天就嗯啊结束。学习好,最起码比自己好,奖学金拿不到第一,每年拿个二三没问题。对人温和不热烈不冷淡,但是其实这种人用中二点的说法就是难向人敞露心扉,然后他是怎么让自己走近的呢,蓝河脑子有点浆糊,好像记得有那么一件事,因为逃课。大学逃课那可是青春必修,谁没逃过,不是什么大不了的,课程太无聊,好学生的蓝河也不得不用记笔记的方式强迫自己不睡着,记完顺手又抄了一份权当练字,放学路上刚好看到系舟去食堂吃饭,远远打了招呼,蓝河没话找话"怎么没去上课"

"忘记订闹钟了,哎?没点名吧,听说马哲那老头喜欢点名"
"没有,你没去看马哲现场,那台风过境遍地荒凉的惨像,倒了一片"
"有那么夸张,赚了,嘿"
两人说着说着一起进了食堂,蓝河想起来今天做了两份笔记,忙从包里拿出一份递给系舟"呐,今天的笔记,多做了一份,给你。"
"哦,谢谢"蓝河一抬眼,面前那人还是笑得温和平静,不一样的是眼角多了些微弧度,也许并没有,可是蓝河就觉得有道透着微弱光亮的门突然竖在自己面前,不进不行,有点强势。
大学二年级的时候系舟搬进了蓝河宿舍,原本蓝河宿舍四人间,其中有位大四学长毕业就空了个床位,也不知道系舟什么时候申请的调换,不过蓝河并不讨厌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反而有点惊喜,后来甚至是窃喜,因为咱们的系舟室友有轻微洁癖,自己整理干净不说,也见不得蓝河桌子床上有半点不整洁,衣服一定当天洗,桌子两天擦一次,起床要叠好被子,蓝河虽然不邋遢,可男孩子的不羁总是有点,不可能时刻记得打扫,系舟室友边嫌弃边动手整理,好一副贤良淑德的人妻形象。作为报答,蓝河也经常主动给系舟人妻买早饭和记笔记。
时间久了,系舟对蓝河的生活习惯也了解了个七七八八,除了每课必上逢考必过之外还有个比较意外的兴趣——荣耀网游。课余时间基本都在游戏里打打杀杀,情到深处也会对着耳麦大喊大叫,这和自己心中蓝河的设定有点不一样啊。系舟有点好笑,不一样就不一样吧,反正就为了了解这些不一样才搬来的不是,然后理所当然的也建了个账号,天天跟着蓝河跑。
然后蓝河进了蓝溪阁,粉黄少天,然后系舟进了蓝溪阁,有点讨厌黄少天,话唠有什么好。





评论(1)
热度(8)
©不是羽毛
Powered by LOFTER